幻樺*倉庫

鬼白+少量BH6兄弟兄,請隨意閒晃ヽ•´з`•ノ♬
半退圈+封筆,請勿催更或求糧,請多多見諒。
近期:可能緩更些東西,但是絕對會更得很慢(笑)
若要轉載請先詢問(*´艸`*)

 

【鬼白】眠

※清新小段。



  又是十足忙碌的一天。

 

  剛做完處理文書的職務,眼看手裡懷錶顯示的時間已經很晚了,將辦公桌上的文案整齊收拾過後,鬼灯闔上椅子後便離開工作地,慢悠悠的朝自己房間晃去。

  經過狹長的走廊來到最深處的房間,輕輕轉開門把踏進室內,在缺乏光線昏暗的空間裡,鬼的視力仍能清楚看見不遠處床鋪上捲著棉被的一團黑影。先是皺了皺眉頭,然後頗無奈地嘆了口氣,鬼灯在床緣小心翼翼的坐下,伸手探向不知何時進入夢鄉的人兒,撫摸對方略濕髮絲的動作是平時絕不輕易顯現的溫柔。

  又擅自佔用別人的浴室跟床了,這傢伙。

  頭髮未乾就躺床,就算是神獸哪天也會因此像凡人一樣著涼感冒吧。望向床單上深色的水漬痕跡,男人臉上浮現青筋,隨便抓來一只毛巾蓋到睡得正甜的白澤頭上,以適中的力道擦拭起來。

  「唔唔……」對方反射性掙扎了一下,依舊睡得很死。

  「蠢豬。」

  低低罵了句,收回手裡半濕的毛巾後,鬼灯離開床邊走進地板未乾的浴室脫掉一身黑服,準備卸去整日奔波下來的疲累。

 

 

  習慣總是在不知不覺中養成,所以才顯得可怕。

  就像素來嚴謹自持的鬼神,習慣了某吉祥聖獸時不時就出現在自家霸佔半邊床位一樣。

 

  也不曉得是從何時開始,等意識到的時候,身旁早就多了個人形大的障礙物。本想將對方毫不留情地踹到床下,但那溫暖的身軀卻讓人感到莫名心安,到最後反而是敗下陣來改將那厚顏無恥的傢伙攬入懷中當作發熱包般攫取幾分暖意。

  鬼灯真心不知道他是如何不著痕跡地闖入自己的地盤中。從沒聽過哪個獄卒向他報告過來自桃源鄉的白澤大人前來造訪,還等在房裡要他親自認領,儘管自認在安全管理方面上做得十分周全,仍鬥不過活上幾千年的老神獸。

  白澤並非天天都潛入他的房內叨擾,而且來去總是如陣清風,任誰也抓不住他振衣前來或者揮袖離去的身影。不過對方倒是不介意留下自己曾待過的痕跡,比方說醒來時看得見被他人躺過的凌亂床單,到洗手台前準備盥洗時發現故意用黑色麥克筆寫上「笨蛋」兩個字在鏡面角落的熟悉字跡,以及空氣中隱隱約約拂過鼻尖的淡淡藥草味,種種跡象明顯就是在宣告著一切並非假象,而是對方確實短暫停留過此地的證明。

  多麼愚蠢幼稚的行為。雖然是這樣想的,鬼灯倒也沒明言禁止這樣的行為──不如說白澤主動向自己投懷送抱,本來就沒什麼理由拒絕。

  在淋浴間洗淨全身髒汙,穿上寬鬆的睡衣長袍簡單繫上淺褐色的束帶,仔細地將最近變長一點的頭髮吹至全乾,男人赤著雙腳踏過鋪著軟墊的地板離開浴室,接著目光撇向床上,蜷著身軀的人看似睡得安穩,不過被子有一半都掉到了床下。

  無奈搖了搖頭,卻還是重新將被褥蓋了回去,然後窸窸窣窣地爬上床側躺了下來,接著雙手向旁邊一伸攬過白澤纖細的腰肢,將對方納入自己懷中。

  「嘖,可別想白白來住又悄悄溜走啊,白豬。」

  在白澤額頭上那代表智慧之眼的地方烙下一吻,鬼灯將鼻尖蹭入柔順的黑髮中嗅聞混雜著不同藥草的芬芳,靜靜地闔上雙眼。

  習慣是很可怕的。也只有在擁抱對方入眠的現在,能夠從時常失眠的夜晚中掙脫、安穩地進入夢鄉。

  真是令人火大的傢伙呢。他想,然後將手收得更緊。

 

  晚安。



文量總是很少,總有些東西寫不太出來OTZZZ

希望有甜到,喜歡看鬼灯抱著白澤睡覺啊!誰快來畫給我看!(吵鬧什麼#

其實想這篇時我超想睡覺的(抹)

  31 4
评论(4)
热度(31)

© 幻樺*倉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