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樺*倉庫

鬼白+少量BH6兄弟兄,請隨意閒晃ヽ•´з`•ノ♬
半退圈+封筆,請勿催更或求糧,請多多見諒。
近期:可能緩更些東西,但是絕對會更得很慢(笑)
若要轉載請先詢問(*´艸`*)

 

【鬼白/短打】無傷大雅的小爭吵

※OOC注意


今天的極樂滿月難得一片寧靜。

好像又在打奇怪的賭了。邊燉煮著客戶需要的藥帖邊向一旁沈默不語的兩人望去,桃太郎在心中默默嘆了口氣。

身披白大掛的中醫面無表情的托腮倚靠在櫃台旁,雙眼一眨都不眨地瞪向坐在對面的地獄輔佐官;後者則是低垂眼簾、靜靜撫摸窩在懷中的兔子實習生,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大概在比誰先開口誰就輸之類的吧。桃太郎關上爐火,將熬好的藥汁熟練地分裝到陶罐內,然後開始清理周邊雜物。

持續這種情形又過了一陣子,像是終於無法忍受過於安靜的氛圍,白澤猛地自座位上站起身拍桌,朝氣定神閒的鬼灯大吼:「到底要怎樣你才會說喜歡我啊鬼渣!」

「匡啷!」桃太郎手上的鍋蓋應聲墜地。

停下安撫兔子的舉動,鬼灯總算抬起頭撇向打破寂靜的人:「那是永遠都不可能發生的事,白豬先生。」

「短短一句話,說出來有那麼困難嗎?」

「只是純粹不想說罷了。」

「你.......到底是喜歡我還是討厭我?」

這次的問句沒有得到回應。

鬼灯將懷裡的兔子放回地上,接著輕蹙眉頭跟著站起身子。

在下個瞬間,他迅速地伸出手扯起白澤的衣領,接著往對方的唇瓣上用力一吻。

「匡啷!」這次換桃太郎手裡的湯勺摔到地上。

兩人不甘示弱地相互糾纏了一陣子,好不容易才分開。白澤抬手遮住半邊臉輕喘著氣,眼神恨恨地瞪向依舊一臉淡定的鬼神。後者無視像是要將人刺穿的目光,輕而易舉的扛起櫃台邊的狼牙棒後,朝大門走去。

「明天我會再來拿藥的,告辭。」

丟下這句話,鬼灯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盯著那黑色的身影直至消失後,白澤才放下遮住臉的手,換回托腮坐在櫃台旁的姿勢。

「......嘖。」


──這兩個傢伙,根本感情好得要死嘛。

默默收拾地上殘局的桃太郎,無聲表示道。

啊啊,真想換個工作。


Fin.


  14
评论
热度(14)

© 幻樺*倉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