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樺*倉庫

鬼白+少量BH6兄弟兄,請隨意閒晃ヽ•´з`•ノ♬
半退圈+封筆,請勿催更或求糧,請多多見諒。
近期:可能緩更些東西,但是絕對會更得很慢(笑)
若要轉載請先詢問(*´艸`*)

 

【段子/鬼白】

※鬼灯第一人稱視角,慎點



我站在極樂滿月的門前。

原先只是偶爾幾個月來一次,隨著時間推移,前來此地的頻率也逐漸增長。

從幾個月縮短到一個月,接著兩三週前來一趟,再來是每隔幾天就來光顧一回......如今天天報道早已納入例行事務的環節內。

推開熟悉的木質門扉、步入明亮的大廳內,朝向櫃檯邊的位置上望去,那個人如往常般曲起腿蹲坐在那,看似放空地用湯匙翻攪杯中的褐色茶葉。

「我來取藥了。」

出聲打斷室內的寂靜,對方也被我的聲音吸引,睜著略顯驚慌的漆黑眸子抬頭朝這邊望來,右耳上隨動作搖晃的銅錢飾反射著一寸日光。

我半瞇起眼,低頭回望。

他先是張口想說些什麼,然後又抿起唇瓣若有所思,最後眉眼隨嘴角勾起的弧度舒展開來,綻出一抹好看的笑顏。


「客人歡迎吶,您是第一次光顧本店嗎?」


我歛起目光。

「不,我昨天才來過,今天是來拿訂製的藥方的。」

「咦?原來是這樣嗎......」他沮喪的垂下肩膀,又露出困惑的神情。

「最近總是記不太起事情來,真抱歉啊。」

那人輕蹙起眉頭,語氣間透露著愧疚與懊惱。我擺擺手表示不要緊後靠到櫃檯旁,看著對方翻找藥帖的身影。

「請問您的名字是......?」

清亮的聲音傳入耳中,我短暫閉上眼,再緩緩張開。

「鬼灯。」

報上名的瞬間,那人翻動藥櫃的手明顯震了一下。

「鬼...灯......」

他細細低喃著我的名字。儘管聲音輕得如羽毛般幾乎不具重量,仍能夠從中聽得出些許顫抖。

我沉默地接受對方投射過來的視線,不發一語。

「哈哈,果然還是記不太起來呢,真是抱歉......」

允自喉中發出乾笑,白澤勾起難看的苦笑對我這麼說道。

你其實不需要道歉的。

我伸出手,抹去從那清澈眼瞳中不斷泛出的淚珠。

「咦......?」

他又再度愣住。接著抬起纖細的手也往自己臉上探去,在觸摸到那鮮明的淚痕後,終於忍不住哭泣出聲。

「對不起...我...嗚…...」

收回手,任由對方難受的痛哭。我靜靜轉過身不再看他一眼,逕自走出店門口。


就算今天想起了什麼,明日仍舊會忘記。

往後還是會常常來光顧的吧。回頭望向那座中式建築,我垂下眼簾。

就算被遺忘,我仍會再次到來,然後離去。


──直到你再度想起為止。




我流設定:假設神獸活了這麼久,到了一定時間後有些東西就會被遺忘,這樣才能繼續灌輸新的訊息──所以鬼灯大人被遺忘了,不過這其中有刻意的成分在,因為鬼灯本身的存在影響白澤太多,身為半神下意識的想去逃避,就變成天天失憶的情況──雖然藥學知識以及其他人都還記著就是了。
個人想法,看看就好了XDD

  9
评论
热度(9)

© 幻樺*倉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