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樺*倉庫

鬼白+少量BH6兄弟兄,請隨意閒晃ヽ•´з`•ノ♬
半退圈+封筆,請勿催更或求糧,請多多見諒。
近期:可能緩更些東西,但是絕對會更得很慢(笑)
若要轉載請先詢問(*´艸`*)

 

【利艾】茶與糖罐

*基本上就是撒糖

*劇情死蠢,OOC注意,一切都是韓吉的錯(喂)

 

 

  剛離開地下室搬到較上層的房間不久,自窗外透射進來的和煦陽光對尚未習慣的艾倫來說還太過刺眼,所以這幾天他都是在淺眠中被光線喚醒,然後邊揉著發酸的雙眼邊起身龜速地換好衣服,在其他人還沒睡醒的寧靜清晨獨自走下樓,來到廚房為一日的到來做些準備。

  自從加入調查兵團,身為超級菜鳥新兵的艾倫被賦予了許多職務:舉凡每日例行打掃據點內各房間、拔除外圈庭院的雜草、做例行的馬匹檢查。最近則是開始從佩特拉那裡接手為前輩們遞送茶水的任務,準備早餐的事情在未來他也要與其他人接替輪流負責。

  略嫌生疏地拿出櫥櫃裡泡茶用的器具,打開水龍頭將茶壺注入八分滿的水後放到爐子上開火,把每個人專屬的杯子一一從架上拿起、整齊地排列在桌面,自抽屜拿出裝著各式茶葉的瓶瓶罐罐放到一旁,接著拉過木椅坐下、望著燃燒的火焰靜待開水煮滾。

  儘管過程無聊,艾倫還是認分地貫徹職責。畢竟除了協助巨人之力的研究以及加強體能的自主訓練學習控制力量外,他能幫到忙的地方其實不多。

  雖然盡是些微不足道的雜務,少年還是希望自己待在這個班裡面能夠有所用處。

 

  「喔,原來是艾倫啊。」

  寧靜的時光過沒多久,難得比平時早起的韓吉精神奕奕地出現在廚房門口,一看見坐在椅上發呆的少年就掛起滿懷欣喜的笑容向前招呼:「今天也要麻煩你配合實驗囉,新研發出來的藥劑似乎很成功呢!」

  看那對閃閃發光且充滿期待的雙眼在鏡片後不斷閃爍,艾倫只祈禱自己實驗的時候不要再出現身體變小、頭上長出獸耳的那種惡趣味的後遺症或副作用。

  「我、我會加油的……倒是韓吉前輩起得真早,該不會是被我下樓梯的腳步聲吵醒的?」若是平常的話,佩特拉出現的機率比較高,幾乎天天在熬夜爆肝的韓吉在這種時候通常還縮在被窩裡回復體力,任誰也叫不醒。

    「不是因為你啦,昨天我整個晚上都睡不著,覺得繼續躺下去太浪費時間不如早點動工,所以就提早下來了。」韓吉搧搧手澄清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失眠,把賴在床上翻滾掙扎的時間拿來做研究還比較實際一點。

    「話說回來,這幾天真是辛苦了,看你起得比任何人都早,還主動幫我們準備早茶。」

    「只是順手幫忙而已,沒什麼的。」艾倫朝對方笑了笑,反正自己早點起來也沒有什麼事情做,不如幫大家泡點茶醒醒神也好。

    在閒聊了幾句後,放置於爐火上的茶壺發出了沸騰的聲響,他迅速從座位上起身關掉瓦斯,然後拿起沾濕的抹布握住把手將盛滿滾燙熱水的壺子提起,「請問您要喝些什麼呢?」

  「紅茶就好,謝啦。」

  隨意拉了椅子在桌旁坐下的韓吉撐著頭看著少年準備泡茶的舉動,突然像是想到事情似地開口道:「對了,昨晚利威爾那傢伙好像也熬到很晚,你還是泡杯咖啡給他吧。」

  「咦?」聽到對方的提議,艾倫有些訝異的停下轉開茶罐的動作,「兵長不是只喝沖泡茶而已嗎?」記得佩特拉對他說過,利威爾很少碰茶類以外的飲品,而且不喜歡喝得太甜,所以這幾天他都是泡最簡單的烘焙茶給對方享用。

  「有時候為了延續體力偶爾會攝取一些咖啡因,這點他倒是跟常人一樣。」韓吉似笑非笑的回答。人類最強不代表可以完全不需要休息,雖說咖啡因有助於提振精神,不過勞累太久身體還是會吃不消的。

    「唔,原來是這樣嗎……」將蒸騰著熱氣的茶遞給眼前的人,對此感到略為困惑的艾倫輕蹙秀眉,認真想像起自家兵長在辦公桌旁邊熬夜邊喝咖啡的情景。

    看少年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韓吉先是偏頭想了想,隨後不懷好意地瞇起眼睛,開始盤算該如何惡整一番認識多年的同事,讓總是一臉嚴肅的對方在新兵面前稍微出個糗。

    嘛,反正只是稍微捉弄一下利威爾,應該沒關係啦。這麼想的韓吉,絲毫不怕死地在無意間縮短自己的壽命而渾然未知,只覺得機會難得,不趁此刻又待何時?

    「吶吶艾倫,你知道嗎?利威爾他在喝咖啡時習慣加八顆方糖再喝喔!」

    「誒誒!真的嗎!?」

    第一次聽說這件事,少年不敢置信地發出驚呼。或許是個性太單純,艾倫完全沒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傻愣愣地相信了。

    「是啊,每次他都嫌咖啡太苦,然後就拿著糖罐猛加,我在一旁看得都快流冷汗了。」完全發揮逼真的演技,韓吉表面上聳著肩故作無奈,事實上內心卻在竊笑,「總之泡好咖啡別忘了加糖再送過去,我忽然想起一些有關研究的事還沒處理完成,先走啦!」

    「喔、好,韓吉前輩慢走。」

    尚未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的艾倫眼睜睜望著即將大難臨頭的某奇行人種捧著茶杯大搖大擺地揚長而去,然後才想起自己應該要加快速度趁其他人還沒醒來前把茶泡好,於是繼續忙碌地埋頭準備。

    原來利威爾兵長也有異於常人的嗜好呢……自櫥櫃取出糖罐擺放到桌面上,艾倫把剛煮好的黑咖啡從壺口小心翼翼地倒入利威爾專屬的馬克杯內。廚房裡頓時充斥著芬芳醇厚的香氣,光是聞到那味道就令人感到身心舒暢,連帶精神似乎都好了起來,讓艾倫多少體會到咖啡本身所擁有的魔力。

    雖然聽說喝咖啡的人多少會加點牛奶或糖緩和苦澀的特殊氣味,可還是無法想像加了八顆方糖的咖啡味道是如何,所以當他用夾子把一顆顆粉白的方形物體丟入黑褐色的液體時,有種雞皮疙瘩全竄出皮膚的錯覺。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擔憂地小聲喃喃道,艾倫駐在原地捧著馬克杯望向杯中物發愣了好一陣子,隨後戰戰兢兢的湊近嘴邊抿了一口。

 

  宛如千隻巨人狂奔而來的震撼瞬間在腦中炸裂。

 

  差點把手裡的杯子摔到地上,艾倫滿臉黑線地全身顫抖著,覺得自己的味蕾快被黏膩過頭的甜味破壞殆盡,連意識都變得有些模糊不清。有種稱不上舒服的感受在胃部翻攪,使得他不得不坐回木椅上靜待不適感趨緩一些。

  人類最強的能耐……果然跟一般人不同啊……殊不知這其實是韓吉惡作劇使然,思緒混亂的艾倫對利威爾的敬佩又加深了許多。

    此時,剛下樓的佩特拉出現在門口,帶著一貫溫和的笑容對他打聲招呼:「這麼早起真是辛苦囉,接下來早餐就由我來準備,你可以先去休息一下……艾倫,你怎麼了嗎?」話說到一半,她才發現坐在位子上拿著馬克杯雙手顫抖的人似乎不太對勁。

  「佩特拉前輩……我、我沒事。」

    抬頭衝對方笑了笑,艾倫憑藉著自身意志力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那前輩們的茶……」

    「這個你不用擔心,其他人等等就會下來了。」瞧見少年手中的杯子,佩特拉好意提醒道:「倒是利威爾兵長的還是要麻煩你連同早餐直接遞給他,那個人只要一忙碌起來就會常常廢寢忘食呢。」

  「嗯,我知道了。」

  艾倫點頭表示理解。自從搬到樓上的房間,每當睡不著在據點裡閒晃時經過利威爾半掩的房門看到對方坐在辦公桌前檢閱任務內容的身影,他就會乖乖晃回房間躺到床上繼續與失眠搏鬥,並淡淡地想著如果能夠把自己的睡眠時間分給那位總是熬夜的上司就好了。

  所以他覺得自己必須努力,直到擁有足夠的實力與經驗後,再反過來分擔對方的責任。

 

  與佩特拉在廚房準備了一小段時間後,艾倫端著放有烤土司煎蛋以及超甜咖啡的托盤,謹慎地踏上樓階朝利威爾的寢室快步走去。

  要是咖啡冷掉就糟糕了!邊這麼想著,他來到一扇緊閉的門扉前。試探性地伸手輕敲了門板幾下,得到的答覆是簡單俐落的兩個字:「進來。」

  「打擾了,兵長。」

  轉開銅製把手推門進房,艾倫看見利威爾穿著白色襯衫坐在床緣,似乎才剛清醒沒多久。

  將托盤放到一旁桌上的空位,他向對方比出敬禮的手勢,「兵長您辛苦了,佩特拉前輩要我轉告請您務必吃完早餐再辦公,否則身體健康會出狀況的。」

  「又不是小孩子,真是愛瞎操心……」小聲低咕著,利威爾自床邊站起身,在看到桌上的馬克杯裝著褐色液體後,轉而輕輕皺起眉,「咖啡?」

  「是的,韓吉前輩要我準備給您喝……還是說兵長想換成紅茶?我可以拿回廚房換。」

  「……不用,這樣就可以了。」

    利威爾悶悶說道,而後隨手拿起杯子湊近唇邊不假思索地大口喝下。在一旁好奇觀望的艾倫發現對方把咖啡送入口中的那剎那,向來銳利的灰色瞳孔像是受到衝擊般突然急遽收縮,身周的氣場滿溢著濃烈殺意。

  「兵、兵長?您怎麼了嗎?」察覺到氣氛不對勁,艾倫下意識縮緊脖子想護住後頸,雙腿僵直的站在原地。

 

  那幾乎是瞬間的事。

 

  等回過神來,利威爾的臉近在咫尺。在這之後,他被對方朝腹部狠踹踢飛,後背整個撞向牆壁發出了沉重的撞擊聲。

  「咳、咳咳!」

  背部鈍痛得讓艾倫差點喘不過氣,可還來不及搞清楚發生什麼事,身體便連同衣領被人以強勁的力道跩起,接著他向上望的視線對上帶有幾分陰沉的眼神。

  「你到底加了什麼鬼東西進去?」

  利威爾慍怒的聲音傳入耳中,讓少年懼怕的縮了縮身子。

  「韓吉前輩他、他說您喝咖啡時……會加很多糖,所、所以……」難道是不夠甜嗎?兵長看起來好生氣……慌亂大於困惑,縱然全身因恐懼而微微顫抖,艾倫還是鼓起勇氣結結巴巴地小聲應答。

  「原來是韓吉那混帳傢伙……」利威爾恨恨地低喃道,並在內心思索該如何把這筆帳討回來──把他五花大綁丟進巨人群裡應該行不通,那樣與其說是便宜對方不如說根本就是在幫助他完成接觸巨人的夢想。

    從自身思緒回過神,利威爾才忽然想起眼前還有個受到無妄之災的小鬼需要處理。雖說不明就裡就動手是自己的不對,但喝到那不知加了多少糖、令人作噁的咖啡,他的心情實在是糟透了。

    「喂,艾倫。」

    「是、是的!」

  少年青翠的綠瞳充滿惶恐、可憐兮兮地回望他,隱約還能從中看到一點晶瑩的淚光。

  真是麻煩。

  利威爾默默想著,然後收緊衣領將對方扯近自己,毫無預警的覆上那微微顫動的雙唇吻住對方。

  艾倫這下子真的是完全愣住了。完全沒想到自家兵長竟會突然做出這種舉動,衝擊彷彿數萬隻巨人在草原上奔馳的腳步聲轟隆隆的在腦內不斷迴盪,使得他一時之間無法反應現下的狀況。

  而利威爾在結束親吻後,面不改色地鬆開牽制少年的手。

  「哼,還不賴。」

 

  ──偶爾攝取一下糖類,或許也挺不錯的。

 

 

 

小劇場之一:

 

  將所有人的餐點都備妥後,佩特拉在整理桌面時看見沒蓋好的糖罐,本想直接放回櫥櫃裡,但在拿起時覺得重量似乎有點過輕,打開蓋子才發現裡頭方糖的儲存量幾乎少了大半。

  「奇怪,怎麼消耗得這麼快?」

  她記得昨天喝茶加糖時罐子還挺重的,不過短短一天就消失這麼多,究竟都用到哪去了呢?

  尚未解開這層疑惑,廚房門口出現了艾倫回歸的身影。少年手裡捧著空的托盤,神情顯得心不在焉,看樣子回來之前好像經歷過什麼事。

  「艾倫,發生什麼事了?你的臉色有點奇怪。」佩特拉擔憂的走向前問道。

  「呃、不,也沒什麼事……」艾倫連忙慌張地搖搖頭,不過任誰都看得出來他的眼神飄移不定。

  「沒事就好。」微笑點頭,佩特拉繼續將思緒放在手裡的糖罐上。

  「……佩特拉前輩,您在想什麼呢?」放下托盤,艾倫好奇的湊向前詢問。

    「唔,只是在想方糖怎麼少了好多……艾倫你知道嗎?」仔細想想,比自己早起準備的少年或許知道些什麼。

  「關於這個……我、我加到利威爾兵長的咖啡裡了。」

    「……等等,你說真的嗎?」聽到回答,佩特拉驚悚了。

  她抓住艾倫的肩膀,緊張兮兮地東看西瞧檢查對方是否有受傷,「你到底加了多少進去!?兵長難道都沒說什麼嗎?那個人最討厭甜味了我之前不是提醒過你嗎?」

  「大概,八顆方糖吧,韓吉前輩要我加的……」艾倫傻愣愣回答道,隨後似是想到什麼事而雙頰泛紅,「然後,兵長他……他喝了之後……」

    「之後?」佩特拉瞇起眼,盯著連耳根子都紅透的少年等待下文。

  「……對不起前輩!我我我先去做晨間練習了!」

  丟下這句話,艾倫馬上落荒而逃,只留下滿腹疑問的佩特拉愣在原地望著他驚慌失措的身影。

 

  ──所以說,到底是怎麼了?

 

 

小劇場之二:

 

  隔日。

  

  因為很好奇利威爾喝到超甜咖啡的反應,韓吉今天特地早起來到廚房,想要找艾倫好好詢問一番。

  「喲~艾倫我來找你囉……咦咦咦你怎麼在這!」

  預期要找的人沒瞧見,只看到某位殺氣騰騰的同僚正雙手環胸直直瞪向自己。他下意識吞了吞口水,腳步慢慢地往後方移動,「今天天氣真好,啊哈哈哈。」

  「叫艾倫在咖啡裡加糖的人聽說是你,還真有膽量啊。」

  利威爾臉色陰森地向眼前的傢伙步步逼近,期間還刻意把雙手折得喀喀作響,大概是不想輕易就把人放走。

  「只是很好奇你的反應,不必這麼耿耿於懷吧……」本想說這幾天先避避風頭,沒想卻到這麼快就被逮個正著,韓吉扯扯嘴角露出窘困的笑容。

  「看來應該是討伐奇形種的時候了,來向這個世界做最後的告別吧。」

  輕描淡寫地說完話,利威爾抽出裝備在身側的刀刃,銀白刀身在清晨的陽光中閃閃發亮著。

  「饒了我吧老大!救命喔艾倫你家兵長(?)要殺人了唔哇啊──!」

 

  之後的數十分鐘,整個據點裡都充斥著某人淒厲的哀號聲。

  

Fin.


其實是贈文來者。

想說最近都沒生產啥糧食,把舊文搬運過來讓大家湊合著看_(:3 」∠ )_【喂

  14 4
评论(4)
热度(14)

© 幻樺*倉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