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樺*倉庫

鬼白+少量BH6兄弟兄,請隨意閒晃ヽ•´з`•ノ♬
半退圈+封筆,請勿催更或求糧,請多多見諒。
近期:可能緩更些東西,但是絕對會更得很慢(笑)
若要轉載請先詢問(*´艸`*)

 

【利艾】過去的承諾

  *對不起結尾杯具了(作者撸牆中)

  *原作背景設定半架空,正經劇情,利威爾視角

  *難得溫柔的兵長X天然艾倫

 

 

 

  說到底,艾倫只是個才十五歲的少年。

 

  才剛起步要去探索未知的世界,就像離巢沒多久的雛鳥拚命揮動翅膀想要學飛一樣,不斷為儲備未來向前的力量而努力著。

  一切都才剛開始,就算生於被巨人威脅、苟延生活在牆內的時代,少年依舊期待著某天能夠親眼看見牆外的世界。儘管途中遭遇了許多令人悲傷、憤怒、感到無能為力的事情,但那清亮的翡翠綠瞳仍然勇敢地看向前方,並深信終有一天人類能夠戰勝巨人,然後以喜悅而不是戒慎恐懼的心情探索這世上未知的地方。

  利威爾多少能夠了解小鬼天真的想法,畢竟對被關在牆內宛如圈養的牲畜的這點感到憤恨是人之常情,渴望那如晴空無拘無束的自由既是本性,也是人類不惜犧牲生命也要與巨人對抗下去的憑依。

  他也是,艾倫也是。為了贏得讓人類自由的勝利不斷奮戰著,手中刀刃所染上的究竟是敵人的血還是同伴的已然分不清楚,縱使知曉這樣的行動是為了讓人類存活下去,但有些時候利威爾還是會感到莫名茫然,當初加入調查兵團的選擇真的沒錯嗎?

  為了全人類的未來而奉獻生命聽來是正確的事,但當看見身旁相識許久的團員們一個接著一個地慘死在巨人手中,他動搖了。

  這樣做,真的值得嗎?

  利威爾才不管那些只會盡說些廢話躲在牆後的王權政府與憲兵團的死活,他更重視的是那些與自己生死與共的同伴;與其保護那些從頭到尾都沒親眼見識過死亡威脅的人,他更想將自己化作堅強的盾牌成為調查兵團所有人前進的力量。

  失去了太多,才懂得如何珍惜。時間流動得既緩慢卻又匆忙,轉瞬即逝的生命自緊握的手中消失恍然只佔據了生命中的幾秒,卻帶給還遺留在世上的人永久深切的哀痛──利威爾一直都知道,這種不斷累積且久久無法消散的鬱悶會讓人痛苦到麻木,就好比現在的自己一般。

  所以,他想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強,呼應那「人類最強」的名號,只為了不要再度失去。

 

 

 

  夜晚,剛洗淨白天為了探索牆外而奔波的疲憊感,利威爾只穿了件襯衫長褲便從淋浴間出來,未乾的髮絲黏附在皮膚上的感覺讓他微微皺著眉頭,只想趕快回自己的寢室把頭髮擦乾。

  踏著有點急促的步伐走在長廊上,當利威爾經過某個房間時,他從半掩的門的夾縫中無意識撇見了本應上床就寢的少年站在窗戶旁,若有所思的背影看似單薄,似乎不介意冷澈的夜風順著敞開的窗口將寒意吹進室內。看見這畫面,利威爾有些煩躁的輕嘖一聲,隨後毫不猶豫地推開房門進入。

  「艾倫,你在幹嘛?」

  聽見他的聲音,少年略微慌張的轉過身,挺直腰桿朝他比出敬禮的手勢。

  「報告兵長,我正在看星星。」

  「星星?那有什麼好看的。」利威爾不明白眼前巨人小鬼的心思,明明現在局勢緊張,這傢伙居然還能這麼悠閒的看窗外發呆……不過仔細想想,畢竟只是個小鬼,有時被壓力壓得想找地方喘口氣也是正常。

  稍稍沉默了一陣,利威爾決定走到艾倫身旁,跟著一起望向閃爍著細碎亮點的星空。

  夜晚的風吹在身上有些涼,但還不至於到讓自己感冒的程度。他盯著那些斷斷續續發光的星體,心裡默默覺得也不過如此,怎麼身旁的小鬼卻能夠看得這麼入迷?

  「……兵長,您怎麼了?」察覺到自家長官臉上的陰沉,艾倫有點膽怯地出聲詢問。

  「不,也沒什麼。」利威爾淡淡回答,銳利的眼神仍舊望著夜空,「只是搞不懂星星有什麼好看的。」

  「關於這個……」話語雖然停頓了一下,艾倫還是繼續說了下去,「因為看到星空,就想到以前阿爾敏曾說過,人死後的靈魂會變成天上的一顆星,繼續守護那些生前放不下心的人們……您覺得這是真的嗎?」

  聽出話語中殘存的失落及悵惘,利威爾微微側過頭窺視少年的神情,發現那向來意志堅定的翠綠雙眸此時竟有那麼些脆弱,隱約還能看見淚光在眼眶內打轉。

  「……啊啊。」對此,他只能給予模糊的回答。

 

  利威爾隱約知道,艾倫話語中的苦澀從何而來。

 

  這個時代是殘酷的。面對巨人的威脅,別說是一般毫無反抗能力的平民,就連經歷過許多鍛鍊、堪稱是戰鬥菁英的士兵最終都鮮少逃過被殺戮的命運。而這樣的劣勢在被大型巨人破牆的那年更趨惡化,許多難民流離失所,更多的是年幼就失去雙親的孩童──當然,利威爾知道艾倫就是其中之一,想要驅逐巨人的強烈決心大概也是由此而生的吧。

  對一個才十五歲的少年,所背負的未免過於沉重。

  事實上,也有許多像艾倫這個年紀的孩子經歷過相同的遭遇,不過其中能夠變身成巨人的可能也只剩下他一人。自從把艾倫攬進調查兵團的那刻開始,利威爾總會不自主的開始關注對方,剛開始只覺得上司關心下屬的舉動本來就是自己的職務,但漸漸地、等到相處久了之後,他開始察覺這份職責在不知不覺間早就超越了應有的分際。

  或許是哪部分失常了──比方說自己的腦袋。

  縱然很想抬腳往少年臉上踹去要對方別再沮喪下去,可在思考化為行動的前一刻,利威爾想起自家團長千交代萬交代要他別再沒事對艾倫動粗,不得已只好收回施暴的念頭繼續望向窗外。

  「……我說,艾倫喲。」良久,他緩緩開口。

  「是的?」艾倫下意識縮縮脖子,困惑地將目光移向身旁的長官。

  見那些微退縮的反應,利威爾似是不悅地蹙攏眉頭,隨後伸手攬過少年的頭按到自己肩上。

  「真是麻煩的小鬼。」

  「兵、兵長?」

  對艾倫的慌張不予理會,他抬頭重新仰望夜空,空閒的另一手隨意指向靜靜閃爍的星群。

  「你啊,只管看著前面就好,有時間默默哀嘆,不如好好讓那些傢伙見識你的能耐。」

  儘管傳說終究是傳說,人死後不管是肉體也好、靈魂也好,什麼都不會留下,但這如果是少年心靈唯一的憑依,利威爾不介意讓這層謊言持續下去。

  「再說……就算沒有他們還有我在,你大可放心運用你的巨人之力闖蕩,然後……」

  ──然後,假如你失去控制,我會親手結束你的生命。

    後面的話沒全數說出,只在心裡默默地複述一遍。以少年性命作為代價締結的承諾,利威爾無論如何都不會違約,可等到那個時刻來臨,他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毫不猶豫地舉起刀刃斬斷一切。

    身為人類的軟弱,原來自己還是有的。陷落於自身思緒的利威爾不以為然地輕哼一聲,沒發現身旁少年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安心的微笑。

 

 

 

  那已經是距今多年前,無數記憶片段裡的其中一隅。

  回想起自己當時那稱得上溫柔的舉動,利威爾突然明白,艾倫對他來說的確是特別的存在。

  「利威爾?你怎麼了嗎?」

  停下進食的動作,艾爾文看向坐在對面的男人有點擔憂的出聲詢問著。

  「不,我沒事。」利威爾放下湯匙,將還剩下一半的湯品遺留在碗中,起身時順便拾起掛在椅背的外套,隨後一拐一拐地慢步走向餐廳門口。

  見狀,艾爾文慌忙起身想要幫忙攙扶,「等等,你要去哪裡?腳傷都還沒完全復原……」

  「我說了,沒事。」

  冷冷打斷對方的話,利威爾低下頭,稍長的瀏海恰巧遮住他此時的表情,讓人看不透其中真意。

  數十年相處下來,早就摸透利威爾性格的艾爾文知道那是拒絕任何關注的反應,當下只好摸摸鼻子坐回原處,但仍是放不下心的叮嚀道。

  「不要在外面待太久,會感冒的。」

  「啊啊。」

 

 

  步出玄關,身後的木門因風的吹拂而大力闔上,發出沉重的撞擊聲響。隨意披起勉強能遮擋寒冷的長版外套,利威爾單薄的身影襯著昏黃暮色看來有些淒涼。

  即使還未正式進入秋季,四周樹木的葉片仍染上部分橙紅。男人雙手環胸將背靠在門板上,雙眼凝視著逐漸隱沒在遠方的夕陽,直到整片天空完全暗淡了下來,開始浮現出幾點星光。

  ──人死後的靈魂會變成天上的一顆星,繼續守護那些生前放不下心的人們。這是少年曾經對他說過的話,當時自己只是對此嗤之以鼻,如今卻寧可相信也不願面對既成事實的當下。

  利威爾靜靜地抬頭仰望,右手下意識撫上胸口,平穩薄弱的心脈鼓動自指尖傳達頻率,令他感到焦躁。這是活著的證明,儘管身體因多次戰役殘破得讓他必須暫時停下步伐,唯有這裡如齒輪般規律地運轉著不曾停歇。

 

  他還在,但艾倫呢?

 

  以為時間過了不管多久,他總能記清楚對方的容貌。但現在卻連那毫無心機的單純笑靨都難以想起,停留在心中有關少年的記憶如今只剩下殘破的幾句話語。

  失去了太多,才懂得如何珍惜。可無論多想保護那僅存的溫暖,最終仍是徒勞一場。「人類最強」終究只是空乏的稱號,再怎麼被人推崇為箇中強者,利威爾覺得連將少年拯救回來這件事都做不到的自己只是被命運操弄的愚人。

  如果艾倫還在這的話,一定會對現在的我感到失望吧……他淡然想著,然後自嘲地勾起嘴角。

  他並非聖人,然而心中的脆弱只能默默壓抑在心中,永遠不能向外表露、讓任何人看清──只因為,自己依然是人類殘存的希望,就算所有人都離去,只要還剩下一絲氣息,利威爾就必須成為調查兵團無堅不摧的壁壘。

    那是他與無數死去同伴做過的約定,今後也將持續下去。

 

    受傷的雙腳隱隱泛疼,利威爾緩慢移動身軀走下台階,佇立在據點前的一片空地中間。沒有任何烏雲阻擋的漆黑夜空中佈滿繁星,顯得遼闊且美麗。

  可惜,今後恐怕再也看不到了。

    覆在胸前的手像斷線似地垂到身側,男人凝望上空的灰瞳深沉茫然。

    良久,他輕聲說道:

 

  「我有遵守約定吧,艾倫。」

 

  淡淡的一句話宛如嘆息,轉瞬即逝於星夜中。



Fin.



======

畢竟是很久以前寫的了,有許多bug請見諒OTZ

今天繼續撸刊,好想偷懶寫個鬼白短文上來啊QQ

  7
评论
热度(7)

© 幻樺*倉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