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樺*倉庫

鬼白+少量BH6兄弟兄,請隨意閒晃ヽ•´з`•ノ♬
半退圈+封筆,請勿催更或求糧,請多多見諒。
近期:可能緩更些東西,但是絕對會更得很慢(笑)
若要轉載請先詢問(*´艸`*)

 

【土銀】銀白花火


 

  今晚的萬事屋有那麼點冷清。平時吵鬧吐槽的兩個小鬼已經帶著定春跑到志村妙那邊過節去了,只開了盞夜燈的室內一片昏暗,而在隱約透進銀白月光的窗邊,有個人影靜靜地站在那裏。

  剛換穿好下擺印有藍色水波花紋的浴衣,銀時就著雙手環胸的姿勢望向窗外熱鬧非凡的街景,猶豫著自己是否應該走到樓下去等人。

  正門沒鎖,只要輕輕一推任何人都能擅自闖進這個地方,不過他倒不擔心會有誰來找他麻煩,現在這種時刻恐怕就只有那個男人會來登門打擾,況且若真遇上些什麼自己也有足夠的能力應付得當。

  仔細想想,真的很久沒參加過這類活動了啊。銀時懶洋洋地半瞇起眼,開始將腦筋動到那些祭典上必定會出現的甜食冰品,打算讓某位荷包滿滿的真選組副長愁眉苦臉好一陣子,反正那傢伙總是坳不過自己,偶爾卡一下油也不算過分。

  又獨自佇立在月光中不知多久,在他身後的走廊那頭才傳來開門的動靜。

  「銀時,我不是說過要鎖好門嗎?」

  穿著一襲暗藍帶有白色線條紋路的浴衣,土方皺著眉頭出現在他身後。

  「只有你才會不敲門就進來,用不著擔心啦。」銀時轉過頭,腥紅的雙眸難掩其中笑意,似是對男人的擔憂感到滿意。

  「不說這個了……你已經準備好很久了?」深知對方性情,土方快速將話題轉開,「抱歉,剛才屯所還有些事情所以來晚了。」

  「哇,原來稅金小偷還是有在認真工作的嘛~」語末,銀時不忘吹了聲口哨。

  「當然有啊混蛋,你以為警察是當好玩的嗎!」

  忍不住又被調侃的對話牽著走,當土方看到眼前的自然捲露出得逞的笑容時,他難掩尷尬地輕咳了幾聲,「咳咳……總之,既然都準備好了,那就走吧?」

  

  

  真要說的話,銀時其實是很喜歡祭典的。

  也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等到回過神來時,他早就踏入被甜食圍繞的世界一去不復返。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兩旁五花八門的攤販不斷吸引著他的目光──五彩繽紛的棉花糖、香甜濃郁的奶油玉子燒、甜而不膩的抹茶羊羹、讓人愛不釋手的巧克力香蕉……各式甜食多到令人眼花撩亂,簡直就是所有甜食愛好者的天堂!銀時的注意力全放在販賣糖分的地方,平時慵懶的下垂眼此時難得有精神的閃亮著,連嘴角都難掩笑意地翹了起來。

  「有什麼想要的就去買吧,我請客。」

  與他並肩走在一起的土方略顯無奈地說道,同時在心中盤算自己的薪水該如何撐到這個月底。

  「嗯?多串沒有想吃的東西嗎?比如串丸子之類的。」將心思轉移到看起來晶瑩剔透的草莓大福上,銀時漫不經心地回答。

  「誰是多串啊……倒是你,從剛才就在猶豫什麼?」

  「種類太多,一時之間不曉得要先從哪裡開始吃才好……」

  「……啊啊真麻煩!全部買下來不就得了!」

  「耶!多串君真是太棒了!」

  「就說誰是多串……喂你也衝太快了吧!」

  經過一番無傷大雅的吵鬧後,銀時心滿意足地一手拿著糖葫蘆、另一手提滿許多盛裝甜食的塑膠袋,心情頗佳地邊走邊哼歌。跟在後面的土方則是滿臉黑線地望向錢包裡僅剩的銅板,開始思考自己是否應該預支下個月的薪水。

  儘管不是第一次見識對方那宛如沒有盡頭的甜食攝取量,但在看到成堆散發甜膩氣味的食物擺在一起還是讓人望之卻步……不過土方也沒立場說這些話,只消看平時那些被他用美乃滋荼毒的正常食物就知道,兩人在這方面其實挺相像的。

  向晚的微風輕輕吹拂著,稍微紓解了夏日特有的悶熱氣息。他們遠離祭典的人潮,一前一後沿著河堤漫步在以碎石鋪陳的道路上,在這期間他們都沒有任何對話,只是靜靜地走到橋墩上,然後停下腳步隨性的將背靠在旁邊的護欄上。

  很久沒有這麼閒了啊……土方拿起稍早之前在路旁販賣機買來的萬寶路,並沒有打算馬上抽菸的樣子。他盯著映上月光的方盒,然後想起身旁的人曾對他抱怨過身上的菸味,也說過吸菸有害健康等等類似關心的提醒。

    到底與銀時也認識了快十年之久,正式確認心意則是在最近幾年,像這樣悠閒走在一塊的時間卻只佔據了其中的小部分,畢竟他們都有各自的職責──自己是真選組的副長,討伐攘夷志士的工作向來都有一定的困難度,而對方經營的萬事屋,也常常捲入各類事件中而忙得不可開交。有時土方不得不慶幸,慶幸著現在世道上還算和平,江戶人民還能一同歡慶各類節日,他才有機會找到藉口在休假時光明正大地將銀時約出來見面。

    就結果來說祭典其實挺不錯的,至少能夠讓身旁的糖分控樂得開心。原本以為某自然捲應該會迫不及待地把手上的存貨快速消耗掉,等到轉過頭時才發現銀時難得沒有將焦點放在甜食上,整個人看似放鬆地半仰起頭來凝視夜空,絳紅的雙瞳裡倒映著猶如火焰般搖曳的金色星光,銀白髮絲在月光的襯托下顯得格外朦朧,然而在土方的眼中卻非常明亮刺眼。

  從認識以來,這個人不管是容貌、慵懶中帶點認真的氣質,直到現在都不怎麼變過。唯一改變的,大概是那曾經孤獨的身影已經不會再感到寂寞了。初次見到銀時,土方就從他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他常常覺得,正是因為彼此的本質足夠相似,才會不自覺地互相牽引、開始意識到對方的存在,然後在不知不覺間拉近距離,最後演變成某種特殊的信賴關係。

    他們都不再是孤身一人,因為有了能夠放心依靠的對象,也擁有了許多不惜犧牲性命也要保護的羈絆。劍與木刀握在手中奮戰的理由都一樣,在未來也不會被任何事物輕易斬斷,就算哪天因此而喪命,被遺留下來的人依然會繼承這樣的意志繼續前進。

    不過,土方偶爾會自私地希望時間停滯在如同今夜祭典般平靜安穩的軌道上不再向前,但他的心裡也非常明白這是完全不可能實現的虛妄。就像夜空不會永遠都是黑暗一片,總會漸漸轉淡迎來白晝的黎明,人沒辦法裹足不前,只能不斷邁開步伐直至迎向各自的終結。

  依稀能聽見遠方傳來熱鬧的人聲,河堤旁與橋上的人也漸漸增多。男人最後還是自方盒中拿出一根菸叼在嘴邊,就著打火機的嬌小火苗點燃前端,隨後深深吸了一口,再緩緩吐出一團雲霧。

  「喲,還想說你怎麼不抽菸呢。」銀時轉頭看向他,露出一抹慵懶的微笑。

  「你才是啊,買這麼多東西不快點吃完可是會壞掉的,不要浪費了我的錢啊混蛋。」叼著菸,土方帶著與對話完全不符的笑意回答。

  原本寂靜的夜空中突然升起無數光點,接著只聽見幾聲轟然巨響,繽紛絢爛的七彩煙花就這麼在空中綻放開來,瞬間照亮了世間的一切。

  「果然煙火還是要找個人陪才好看啊,你說是吧?」

  銀時仰頭欣賞的同時小聲說道,那銀白的身影浸染在煙火消縱即逝的無數光芒中,彷彿隨時都會消失。

  「啊啊……」

  土方跟著抬頭,然後小心翼翼地牽起身旁人的左手,緊緊握住。


  ──如果時間能夠永遠停留在這個時候,那就太好了。

 

Fin.

======

  趕稿期間翻了翻舊稿想補上來,結果發現......原來我還是有寫過這麼篇羞恥的文章!(掩面)

  原來還是有寫過的啊!土銀一生摯愛QQ(可挺崩壞就是(跪地

  真的很喜歡這一對啊啊啊(抱胸)平時吵吵鬧鬧然後其實很在意彼此,但是又會以很彆扭的方式表達出來,在我眼中就是床頭吵床尾和的那種(欸)

  雖然寫得有點哀傷,不過因為是銀魂嘛所以基本上這兩個傢伙就算身負重傷,只要翻到下一頁又是活蹦亂跳的,就像假髮的頭髮一樣不可思議(到底)

  好想寫荊棘惡童X白夜叉的設定噢噢噢!永遠的萬事屋設定也已經垂涎許久!(?)這兩人真是讓人受不了啦有太多題材想寫惹(打滾)









  應該沒人看到這邊吧hhhhh



  土銀永遠不潔啦!!!(泥垢#


  13 12
评论(12)
热度(13)

© 幻樺*倉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