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樺*倉庫

鬼白+少量BH6兄弟兄,請隨意閒晃ヽ•´з`•ノ♬
半退圈+封筆,請勿催更或求糧,請多多見諒。
近期:可能緩更些東西,但是絕對會更得很慢(笑)
若要轉載請先詢問(*´艸`*)

 

【正廣】Sick.

  「Hiro,吃飯囉!」

  在樓梯間喊了許久,卻仍未聽見任何動靜,Cass阿姨將手上的湯鍋放置到飯桌上後,轉頭望向一旁,對著剛進門的Tadashi說道:「Tadashi,你可以幫我看看Hiro在做什麼嗎?喊了好久都沒動靜呢……」

  聞言,Tadashi隨即放下提在手上的背包,兩步併做一步直奔上樓。

  「Hiro?」

  輕輕推開門朝房內探頭,昏暗的室內靜悄悄的,不如平時總是會傳出製作機器時發出的金屬碰撞聲。放輕步伐躡手躡腳地走進房間,Tadashi終於在亂糟糟的棉被堆裡找到似乎正在熟睡的Hiro。

  原本體型就不算大的Hiro,正蜷縮著身子將自己包裹在棉被裡,只露出紅撲撲的臉龐微弱的呼吸著。直覺告訴Tadashi哪裡不太對勁,想也不想就直接伸出手覆蓋到對方的額頭上。

 

  看樣子是發燒了。

 

  也許是被比體溫略低的手觸碰的緣故,Hiro先是小小呻吟了一會兒,接著纖長的羽睫輕輕眨了幾下,然後緩緩張開。

  「……Dashi?」

  花了點時間對焦,等看清眼前的人是誰後,Hiro下意識喊了聲,但昏沉的腦袋讓他除了再度閉上眼之外,不能再做更多餘的舉動。

  「Shh……你發燒了,先別亂動。」

  將手移開熱燙的額頭,Tadashi將Hiro輕巧的抱起來,把棉被移開後放下人讓他平躺在床上,接著再蓋回棉被並鋪得平整些。

  「我去拿點退燒藥,你在這先等一下……」

  原本想起身離開到樓下去請Cass阿姨煮點溫熱的七草粥讓Hiro能夠舒緩點,襯衫的衣角卻被一道力量緊緊拉扯住。Tadashi疑惑的回過頭,看見Hiro伸出的手正抓著自己的衣服,朦朧的雙眼則是無助的望著自己。

  「Dashi……陪我……」

  虛弱的幾個氣音聽在Tadashi耳裡實在是太楚楚可憐,他先是微微愣怔了些許,隨後勾起無奈的笑嘆了口氣。

  「做惡夢了?」

  重新坐回床緣,Tadashi寵溺的輕撫Hiro宛如獅子般蓬鬆的黑髮,溫言問道。

  Hiro只是搖了搖頭,將嬌小的身軀朝Tadashi的方向微微靠攏,緊抓著衣角的手遲遲未放,像是害怕只要一放開,眼前的人就會突然消失般。

        

  就像他剛才的夢一樣。

 

  夢中的Tadashi如同現實裡的他那般可靠、溫暖,但在下一個瞬間卻背離自己,走向那彷彿無底的黑色深淵,最終被突竄出來的火紅烈焰吞噬。

  光是想到向來陪伴在他身邊的人有可能從此不再回來,Hiro就無法克制由心底蔓延而生的恐懼,就算從噩夢中清醒後的現在,因懼怕亂了拍的心跳聲仍舊久久無法平息。

  隱隱感覺到自家弟弟的不安,Tadashi思忖了一下後撤回放在對方頭頂的手,改捧住Hiro纖瘦的臉龐,就著彎腰的姿勢讓自己的額頭碰上他的。

  「別怕,我在這裡。」

  閉起眼,Tadashi輕聲說道。透過相碰的額頭,Hiro能感覺到比發燒的自己相對較低的Tadashi的體溫,有點涼,但又不至於太冷,反而像是退熱貼般舒服。

  有股暖意慢慢流入心中,先前的惶惶不安逐漸消融。在放下心的同時,濃厚的睡意也席捲而來,Hiro有點犯睏地緩緩眨了眨酸澀的眼,然後在感覺到Tadashi稍微遠離了自己又猛地睜開。

  「在你睡著之前,我不會離開。」

  心裡默默覺得Hiro現在的舉動十分可愛,Tadashi在那發著燙的額頭上輕輕一吻,然後將棉被再度蓋好,並細心的撫平。

  確認對方短時間內不會離開,就著朦朧的睡意,儘管抓著衣角的手仍執拗地不放開,Hiro總算肯闔上雙眼,嘗試讓自己再度回到夢鄉的懷抱。

  希望這次不要再做惡夢了。

  他恍惚的想著,任由睡意襲捲全身,讓運轉的思考逐漸抽離。在意識朦朧間,就像每晚睡前的時候一樣,Hiro聽見Tadashi以溫和沉穩的嗓音對他輕聲低喃──

 

  Have a sweet dream.

 

 

Fin.

  29
评论
热度(29)

© 幻樺*倉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