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樺*倉庫

鬼白+少量BH6兄弟兄,請隨意閒晃ヽ•´з`•ノ♬
半退圈+封筆,請勿催更或求糧,請多多見諒。
近期:可能緩更些東西,但是絕對會更得很慢(笑)
若要轉載請先詢問(*´艸`*)

 

【正廣】祈愿

※17歲哥哥與10歲幼廣的溫馨日常

  每當新的一年到來,Aunt Cass就會帶著Hamada兄弟與寵物貓Mochi一起到附近的神社參拜,祈求往後的一整年全家都能夠過得平安順遂。
  不過今年的情形稍微不同,以往都是AuntCass開車載著兄弟倆前往神社,但這次由於臨時有點急事需要處理,所以在準備好他們的參拜用和服並向Tadashi交代一些注意事項後,Cass便匆匆忙忙地驅車出門了。
  「Hey,再不快點天都要黑了。」
  早已將一身裝束穿戴整齊的Tadashi見Hiro仍披著和服坐在床邊,連腰帶都還沒繫上,那一派輕鬆的模樣讓他忍不住嘆了口氣,隨後沒好氣地在對方面前蹲下。
  「我不會繫腰帶……」
  見兄長狐疑的眼神望了過來,Hiro擺出無辜的神情,將握在手裡的鵝黃色腰帶攤了出來。
  「你是不是故意裝傻,想讓我幫你穿好衣服?」
  Tadashi挑起眉,縱然語帶無奈但還是接過Hiro手中的腰帶,並示意要他雙手舉高好讓自己能好好繫上。
  「雖然你只有10歲,但還是不能太依賴他人幫忙啊,總是要學會獨立的,知道嗎?」
  「可是除了AuntCass之外,我也只能依賴你了啊……好吧,我承認有的時候其實只是懶得處理服裝問題,比如這身複雜的裝飾……這毛球到底有什麼意義?」
  說到這,Hiro拿起掛在腰際的雪白毛球阻擋Tadashi投射過來的視線,不過下秒就被一掌推開。
  「每年的新春參拜都很重要,你有天總得靠自己把這身衣服穿好,Hiro。」
  對於這老黏在自己身邊不願長不大的弟弟,有時候Tadashi其實挺頭疼的。也許是父母早故加上中學時期那段不太愉快的時光,Hiro對他不是普通的依賴,起初他總會放下身段任對方撒嬌,久而久之養成了習慣,就算年紀增長了Hiro仍時常仗著弟弟的名義博取自己的關心,對此Tadashi除了偶爾會出聲勸導外,基本上也拿對方沒轍。
  「好啦我知道,這事情之後再說,再被你這樣唸下去天都要黑了。」
  讓Tadashi替自己穿好和服後,Hiro跳下床套上早準備在一旁的素色木屐,不等兄長收拾好外出用的東西便抱起剛睡醒的Mochi,咚咚咚地直奔下樓。
  「Such a big baby……」
  望著嬌小的身影,Tadashi勾起輕淺的笑搖了搖頭,看了眼桌前父母的相片後,也跟著步下台階。

      兄弟倆出門的時候,天才剛亮沒多久。熙微的陽光帶來些許暖意,不過清晨微冷的空氣還是讓Mochi忍不住打起哆嗦,往Hiro的懷裡蹭了又蹭。
  「噢,你這毛傢伙似乎又變胖了。」
  差點禁不住懷中大花貓的磨蹭,Hiro稍微踉蹌了幾步,等穩住身子後伸手撫摸起Mochi平順的毛。
  「以前我也常背著你到處跑呢,那個時候你只比Mochi再大一些,像這樣。」
  Tadashi邊回想邊往自己的大腿位置比劃,揣摩幼年時期弟弟的身高,這個舉動讓Hiro有點難為情的出聲阻止。
  「別提小時候了,我已經長大了好嗎。」
  「每個人都會有小的時候嘛,別這麼害羞。」
  「我才沒有害羞……不准偷笑!」
  你來我往嬉鬧了一陣子,他們終於到達目的地。也許是因為來得還早,神社前只有聚集一些鬆散的人群與幾攤販售食物的小販,Tadashi將花貓從Hiro懷中接手過來,然後看著對方被不遠處五顏六色的棉花糖攤車吸引,迫不及待地奔了過去。
  「Tadashi,我要這個!」
  朝男孩手指的方向望去,色彩亮麗的棉花糖讓他不禁皺起眉頭。
  「呃……麻煩給我一支藍色的,謝謝。」
  遲疑了一下子,Tadashi仍舊敵不過一旁弟弟期盼的眼神,拋下色素對健康不好的理論,掏出錢包並向老闆開口。
  「謝謝。」
  接過老闆遞來的淺藍色棉花糖,Hiro開心的張口咬下,香甜的味道令他不禁瞇起雙眼,享受綿密的糖絲在嘴裡化開的滋味。
  Well,如果只是偶爾吃應該還好……
  Tadashi將錢包收回袖袋,心裡暗自懊惱著自己太容易心軟,不過看到Hiro滿足的笑容,他還是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終究是個孩子,才十歲的年紀啊。
  「吃慢點,小心不要沾到衣服。」
  狼吞虎嚥的吃法讓Tadashi忍不住又出聲叮嚀,將Mochi暫時放到地上,掏出紙巾將Hiro嘴邊的糖粉抹去。
  小小掙扎了一番,Hiro才讓哥哥替自己把嘴角擦乾淨。偏頭想了一會兒,他將手裡的棉花糖遞向Tadashi。
  「諾,給你吃。」
  在說這些話的時候,稚嫩的臉龐隱約浮現淡淡的紅暈。Tadashi先是一愣,爾後勾起笑容半蹲下來,輕握住對方拿著棉花糖的手。
  「那我就不客氣了。」
  不等Hiro反應,他慢條斯理的張口咬下,在鬆軟的藍色糖絲上留下一道缺口。
  棉花糖的味道如同Tadashi想像中的一樣,不是普通的甜膩。雖然不嗜甜食,但一想到是弟弟分享給自己的,他的心中就湧起一股暖意,若是被班上那夥人看到此刻的表情,絕對會揶揄他是個超級弟控。
  「Tadashi,你笑得好噁心。」
  將自家哥哥神情的變化全數盡收眼底,Hiro掙開被握住的手,一副看到不堪入目的東西似地倒退幾步。
  「因為我的小Hiro長大了,懂得分享東西給他人,身為哥哥的我真欣慰。」
  選擇性忽視投射過來的目光,Tadashi說出讓對方更加羞赧的話。
  「不要把我當成小孩看待!」
  豎起眉頭怒聲抗議道,但下一句話男孩卻越說越小聲,到最後就像是在自言自語般地囁嚅著:「如果不是Tadashi的話,我是不會分的……」
  「嗯?你剛才有說什麼嗎?」
  「沒、沒事!」
  為了掩飾剛才令人的害臊的言語,他趕緊牽住哥哥的手並抬頭上望。
  「我們去敲鐘吧?」
  Tadashi擒著一抹笑意,裝作沒看到對方變得熱燙的臉頰與發紅的耳根,點頭回應。   「嗯。」

      舉步來到神社門口,稍微點頭行禮過後,Hiro踮起腳尖、將握在手裡的銅錢投入賽錢箱內,隨後伸長了手想要搖鈴,但由於身高不足遲遲碰不到懸掛於下方的粗麻繩。
  見狀,Tadashi立刻蹲下身要對方爬到自己背上。男孩也馬上開心的撲了上來,並圈住他的脖子就定位。
  「抓緊囉……嘿咻!」
  其實沒花到多少力氣就輕易地站了起來,Hiro那過於輕盈的體重讓Tadashi皺起眉頭。
  看來回家後有必要請AuntCass多做些營養的餐點了。
  「真羨慕你能長這麼高啊……」
  Hiro鼓起臉頰,似是對同為兄弟、體格差距卻非常大這點感到不滿。
  「Hey,不要擔心,以後還有很多機會的。」
  如果不要總是吃垃圾食物,好好攝取養分的話……這句話Tadashi沒說出口,反正以後有的是時間從旁糾正──就從今天的晚餐開始。
  「那我要許願以後長得比Tadashi還高!」
  沒意識到自家兄長的意圖,Hiro露出足以看見門牙縫的開朗笑容,伸出雙手頑皮地使勁搖動眼前的麻繩。
  隨著搖晃,銅鈴發出清脆的聲音,霎時間一陣叮鈴作響,隨即翳入天聽。
  Hiro雙手合十,許下想要長高的願望後,便嚷著要去附近的攤位逛逛。
  熟悉的情景令Tadashi不禁回想起從前兩人都還小的時候,父親與母親各揹著一人,帶著他們到神社附近舉辦的廟會上嬉戲、遊玩。那時趴在大人背上感受到的溫暖與望見的風景,就算時間過了再久,也無法忘卻。
  從失去最疼愛他們的親人之後,已經過了七年多,當初造成的心理創傷雖然還在,但不管是他或Hiro都早已釋懷,並努力地活在當下。
  若說到願望,Tadashi要的只是一份安定,與Hiro、AuntCass、Mochi共同生活的這段時光,是他無論如何都想守護的事物。

    只要這個家還存在,就是他的歸宿。

    「你許了什麼願?」
  拿著剛入手的糖葫蘆品嚐著,Hiro偏過頭好奇地望向一旁的兄長。
  「秘密。」
  豎起食指故作神秘地回答,也不管弟弟緊跟在身後追問,他抱起Mochi慢悠悠地步下台階。陣陣清風振起那墨綠色的衣袖,捲了幾片粉紅的櫻花瓣之後,悄悄離去。

  Tadashi的願望從來都只有一個。
  ──在未來的每一天,他和Hiro還能夠像現在這般笑著,便已足夠。

      Fin.

  38
评论
热度(38)

© 幻樺*倉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