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樺*倉庫

鬼白+少量BH6兄弟兄,請隨意閒晃ヽ•´з`•ノ♬
半退圈+封筆,請勿催更或求糧,請多多見諒。
近期:可能緩更些東西,但是絕對會更得很慢(笑)
若要轉載請先詢問(*´艸`*)

 

【鬼白】流光(小白視角,虐有) 上

  我叫小白,曾經是與桃太郎並肩作戰的夥伴喔,汪!

  由於發生了許多事情,現在的我受鬼灯大人的引薦,目前輾轉來到地獄的不喜處擔任獄卒一職,每天都過得很充實!

  地獄裡的工作是輪班制,所以偶爾在工作閒暇之餘也能回到天國去找桃太郎敘敘舊,真的很喜歡現在這樣的生活呢~

  說到鬼灯大人,他算是我的直屬上司,也是目前為止心中最崇拜的箇中強者。

  只要一下班,我就會迫不及待地跑到閻魔廳找鬼灯大人報告,雖然總是看到對方忙碌於層層公文堆中,但他還是時常抽空陪我四處溜躂。

  鬼灯大人是很溫柔的,這點我絕對不會看錯,汪汪!

  縱然平時總是面無表情得讓人畏懼,其實是個會好好對待下屬的好上司。

  儘管如此,還是有能夠將上司的抖S屬性發揮得淋漓盡致的存在,而那個人又剛好是桃太郎的上司,所以每隔幾天去天國拜訪時,經常會遇到那位據說是中國聖瑞的傢伙。

  記得鬼灯大人總是叫對方「白豬」、「白豚」之類的,總之是個有著微妙定位的角色,嗯。

 

  今天的天國依舊一片祥和,桃李芬芳。

 

  坐在名為「極樂滿月」的中式藥舖前,我抽了抽發癢的鼻子,嗅到複雜得令人無所適從的味道。

  濃厚的藥草味夾帶著強烈燻鼻的混和香水味,更多的是不知名的獸類臭味,隨著木門輕輕開啟全數撲了過來,震得我差點昏厥。

  「歡迎光臨……啊!又是你這個惡鬼!」

  開門的主人原本頂著一張玩世不恭的笑顏,但在看到面露陰沉的鬼灯大人後,整個人戒慎恐懼地向後倒退好幾呎。

  「啊,是鬼灯大人跟小白啊,歡迎來玩喔~」

  跟隨在後、手裡提著裝滿草藥的竹籃,桃太郎若無其事地笑著蹲下身摸了摸我的頭。

  「好久不見了,汪!」能看到保持勤奮沒有被上司怠惰影響的桃太郎,我覺得備感欣慰。

  「委託你的藥還沒好嗎?」

  抬頭上望,鬼灯大人的眉間似乎皺得比平時緊,看來顯得頗不耐煩的樣子。

  這讓我深深覺得,白澤先生是個很神奇的存在。

  根據我長期待在鬼灯大人身邊的觀察,只有在見到白澤先生的時候,那總是一成不變的嚴肅臉色才會罕有地些微鬆動。

  目前為止除了無尾熊,倒是沒聽說過還有什麼能讓鬼灯大人變臉變得如此明顯──眼前這位顯然是個例外。

  說起來,他們彼此認識好像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我明明就說材料很難找要等個幾天,你這天煞的突然殺過來是要嚇死誰啊……」

  嘴上雖然這麼抱怨道,白澤先生還是一副無奈地退回屋內,而鬼灯大人則毫不猶豫地跨越門檻長驅直入。

  本來也想要跟進去的,不過在行動之前桃太郎卻伸手攔住了我。

  「我們就別湊熱鬧,留給他們個空間吧。」

  依舊溫柔地拍拍我的頭,他給我的答案是一臉無奈外加一點點嘆息。

  不太懂對方的意思,不過大概是因為鬼灯大人真有什麼重要的事需要跟白澤先生私下溝通吧?

  於是我改變主意,跟著桃太郎在中藥店的四周散步遊賞天界美景,直到天色漸漸暗下,才慢悠悠地踏著輕盈的步調打道回府。

  在走進店內嗅聞著濃濃藥草味的環境後,我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鬼灯大人跟白澤先生都已經不見了人影。

  隱約聞得到鬼灯大人身上特有的菸草味,不過也只是淡淡的飄逸在空氣中,沒幾會兒就散得差不多了。

  這樣的狀況不是第一次遇到,八成又是一同去某處喝酒了吧?看兩人平常打打鬧鬧的,感情其實還不錯的樣子。

  「小白,你可以自己回去地獄吧?還是說要在這裡借住一晚?」

  桃太郎先是小小地聳了聳肩,然後轉頭向我詢問。

  「我自己走回地獄就可以了,汪!」才不要待在這種氣味混雜的地方呢!狗的鼻子可是比人類還要靈敏上萬倍喔!再待下去感覺鼻子都要爛了……

  「這樣啊,那麼回程路上小心喔~」

  幫我在身上綁了似乎是鬼灯大人需要的藥劑,桃太郎綻開一笑,在我走得有點遠的時候還朝我揮了揮手。

  「下次再見囉,汪!」

  我大聲應答道,隨後踏著輕快的腳步離開天國。


────TBC.

  10
评论
热度(10)

© 幻樺*倉庫 | Powered by LOFTER